一個人獨自玩耍(付不起尾款

ソラおいしよ┏(∧q∧)┓)┓
皆空の事はぜんぶ受けるでもまだ足りないね。

【无权】被诱拐的幼空-弁空+兎空(短)

“利库,明天见!”

像往常一样在路上挥手告别,索拉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熟悉的景色,周围也没有人。

晚霞的光很晃眼,朝下看着地上的影子从脚下伸长,那是比自己的身高还要长的影子。

索拉眨眨眼睛停下了脚步。

也许看错了吧。

影子一瞬间,变浓了,看起来像是歪斜的。

凝视着眼前,周围突然变暗了。

突然索拉抬起了头,此时已经入夜,天空上没有月亮和星星,只是广阔的黑暗。

到刚才确实还是傍晚。

背后传来鞋和地面摩擦的声音,索拉回过头看了看。

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陌生男性。

他突然出现在那让索拉吓了一跳。

“大哥哥,你怎么和我的脸一模一样?”

黑头发的大哥哥沉默地看着索拉。

在黑暗中像月亮一样闪耀的金色的眼睛很漂亮。但是,却让索拉感到有些害怕。

正目不转睛地看着,身体却突然浮在空中。黑发的大哥哥向索拉伸出手把他举了起来。

“欸?放开我啦!”

大哥哥什么也没说,抱着索拉走了起来。

虽然索拉反抗着,但他没有放开索拉也没停下脚步。

即使叫喊也没有人听到,只是徒劳。

看着自己的家越来越远,终于消失在了黑暗中。



“索拉!我一直想见到你呢!”

在被困的陌生房间里,一直紧紧地拥抱着索拉的是一个长着金色头发的大哥哥。明明没有见过也没有印象,但是却对这个温暖感到非常怀念,非常舒服,这很不可思议。

“让我们相遇真是谢谢了,邦尼塔斯。”

金发大哥哥说道,黑发大哥哥默默地靠墙站着,从刚才开始就凝视着索拉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“索拉,怎么了?不用在意那家伙哦。”

金发大哥哥把索拉抱到自己的膝盖上坐着,温柔不断从看着他的蓝眸中溢出。

“我想回家。”

“很抱歉呢,这是不行的。”

“啊,为什么?”

听了这句话,索拉紧张了起来。“为什么?”

“索拉从现在开始,要在我们这里学习怎么使用键刃哦。”

“键…?我不知道,我不想做那样的事。”

眼泪一滴一滴地流了下来。

金发大哥哥的笑容越来越深了。那微笑中带着怜悯,爱惜的神色浮上脸颊。

“让我从…从这里离开,拜托了,我想回家。”

“学会了一个人也能用键刃的话,就和我们一起旅行吧。把门打开,去很多很多不同的世界。”

金色的哥哥开朗地笑着,用手指托起索拉的下巴轻轻地亲吻了一下。

那一瞬就像风一样,不知道被做了什么。

“喂。”

黑发大哥哥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。他用可怕的表情盯着金发大哥哥。但只有索拉被吓到了。

“维恩图斯,不是不做那样的事吗?”

“还不是因为太可爱了嘛,根本忍不住啊。”

“你这家伙…”

“邦尼塔斯也要加入吗?毕竟带索拉来的是你呢。”

现在该如何是好?

金发大哥哥看起来很有兴致地扬起了嘴角。

索拉转头看向注视着自己的黑发大哥哥。

期待着哪怕只有一瞬也能得到帮助。

靠近的黑发大哥哥粗暴地掐住了索拉的下巴,用舌头舔上了索拉被眼泪浸湿的脸。

“咿呜…”,索拉发出了这样的悲鸣。

“不能弄坏索拉哦,邦尼塔斯。”

“这句话只有你说的我不想听。”

有一只手顺着衣服的下摆钻了进去,指尖和肌肤碰触的感觉非常不妙,总觉得有不明白的感觉爬上来了,到底会被怎么样完全不明白。

不过,这一定是绝对禁忌的事。

在房间里唯一一个带着窗户的对面,能看到在夜空中闪耀着的一颗星星消失了。

*fin

【无授权】All for one

没排过版将就着看吧…(明明早该去睡了的…)

突然发现一直作为大家中心的光不见了。

注意到那个的现在好像只有我于是一个人偷偷地出去找他了。

在哪里能找到,我模糊能感觉到。

可能是因为我和他的心比任何人都近吧。

“索拉,发现你了。”

“维恩图斯!”

索拉在一座奇怪的塔顶上。也许是因为被突然发现而吓了一跳,他瞪大了蓝色眼睛。“好可爱啊”,一边这么想着,一边坐在索拉旁边。

“索拉的想法,我很清楚哦。”

“……这样啊。”

“所以,发生什么了?大家都很担心你唷。”

“才不会啦。一切都变回原样了,我该做的已经结束了。……对啊,已经结束了。”

看着美丽的蓝眼睛藏在影子里的样子,我不由得握住了索拉的手,紧紧的。

“不过,索拉擅自离开是不好的哦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但是,要回到那里,我很害怕……哈哈,这样想的我,很没用吧。”

是笑脸啊,虽然在笑,但是看起来却很寂寞。索拉的眼睛蒙上了阴影,仰望夜空喃喃自语。

“我,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好的孩子。一想到没有被需要的必要,就很害怕。

但是,如果知道你在想这些事情的话,就会失望的吧?那样的话,我就不会在这里了。”

“没那回事!”

“维恩……”

“你考虑的事我都知道,我不会失望的。大家都是这样,我还希望你多说些。我不想让你自己独自受伤。”

现在的索拉像是受伤的野兽。但是,这也,毫无疑问是我们把理想的形象强加于索拉的缘故。

"成为光的勇士吧",索拉一直回应着那个要求,从拿到键刃的时候开始一直都是,索拉笑着接受了被施加于自己的命运。

不可能有比他更好的孩子了。

索拉痛苦得扭曲着脸。这样就好。你不用隐瞒你的痛苦。

就像你接受了我的痛苦一样,我也能接受你的痛苦。

“索拉!”

“维恩……我也有自己的居身之处吗?”

“当然。如果没有你的话就不行。……喏,请多听听。”

“……啊,利库?”

一闭上耳朵,索拉的朋友就在不停地寻找索拉。心中对索拉所听到的拼命呼唤感到抱歉,低下了头。

“回去吧,索拉。”

“嗯,对不起啊维恩。”

“不用道歉,因为索拉没错哦。”

拉着索拉的手从屋顶回到室内。看到索拉后,利库便一溜烟地跑过来,抱住了索拉。

“你去哪里了?”

“乘凉……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,我没事的。”

“索拉……”

被利库抱着的索拉似乎很困扰地笑着,像是在掩饰什么。又来了,这让我也不得不开始多管闲事了。

我放开索拉的身体,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。

索拉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,过了一会儿,看着利库的眼睛开口说道

“……利库,你还需要我吗?”

“哈?”

“好可怕。我该做的事情结束了,可能大家已经不需要我了。”

“索拉……笨蛋,我必须有你,凯丽也是这样,索拉不在的话,我实在受不了。”

“……大家也是这样吗。”

“啊,一定。不管你的存在重不重要,我都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他小声抵着索拉的额头说道。索拉感受到了利库的真心忍不住眯起眼睛笑着。

“谢谢你,利库。”

“感谢就不必了,快回去吧。”

“嗯,维恩图斯,也谢谢你。”

“……如果是为了你,那就是小事一桩。”

回去后,在岛上索拉被大家围绕着嘘寒问暖都是后话了。

番外

利库:“…感谢你帮我找到了索拉。”

维恩:“一定要好好看着公主大人啊,骑士大人,不过利库还真厉害呢,索拉很快就恢复了的样子。”

利库:“嘛,是因为我和索拉在一起比较久的关系,吧。”

维恩:“明明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也很久。”

【无授权翻译】炒鸡可爱!!想让吃这对的人都看到这个短篇啊呜呜呜

许久之后的友情提示…
因为手机嵌字软件原因,阅读方向是右到左但是文字方向是左到右

哈哈哈哈哈狗子承包了我一年的笑点

@庶言—是个茄吹   小鸟现在会飞了!

码个自设的恶魔化(讲真上课产量真的很高啊)